文 | 葉建明

林鄭月娥行政長官今日公佈2021施政報告,其中一大亮點是「建設香港北部成為宜居宜業宜遊的都會區」,這被很多人看作是建設香港的第二個CBD。如果此構想能盡快實現,對香港發展戰略意義不可估量,必將成為香港再創輝煌的標誌性重大項目。

北部都會區主要是緊鄰深圳的大片區域,包括元朗和北區兩個地方行政區,佔地面積約300平方公里,是香港總面積的三成。這裏覆蓋由西至東的深港口岸經濟帶及其縱深腹地,既有已經發展成熟的元朗、粉嶺、上水等新市鎮,也有處於不同規劃及建設階段的新發展區和發展樞紐。都會區內擁有7個跨境陸路口岸,是港深深度融合發展、香港連接粵港澳大灣區最重要的區域,可望成為香港未來經濟發展、城市建設和人口增長最活躍的地區。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經濟社會理事會理事葉建明。(資料圖片)

建設北部都會區,首先要實現觀唸的更新,打破中環獨尊的意識,做好全面佈局,並且要「眼光向北」。

多少年來,中環是香港經濟金融標誌,國際金融機構、大商家扎堆在此,全球著名CDB光環閃耀。中環作為商家必爭之地,有着其歷史原因。過去信息流通不發達,獲取經濟信息對大企業來説至關重要。特別是對於金融機構來説,有些重要信息在一瞬間,至多需要喝一杯咖啡的時間,就會決定投資生死。因此大企業抱團扎堆,有助於互相打探信息。久而久之,如中環這樣的地方就成為商家的「聖地」,即便這裏租金貴絕全球,也要打破頭進來。

如今信息流通發達,天涯也咫尺。但中環的地位已經神話。回想當年上海發展,浦東從上海人「寧要浦西一張牀,不要浦東一間房」的嫌棄,到今天趨之若鶩。「觀念一變,黃金萬擔」,是中央浦東大開發的決策提升了浦東的經濟地位,也改變了人們對浦東的舊有觀念。

北部都會區的規劃,要考慮全港經濟佈局。比如,北部都會區借鑒浦東大開發提升經濟地位,最終形成包括中環金融中心在內的維港都會區,與國際創新科技中心為重點的北部都會區的區域經濟新格局。前者重點對標國際市場,北部創科中心既要面向世界,更要與深圳對標,與大灣區共融。同時,北部都會區的規劃需要以人為本,考慮居住與工作的平衡。

在現有北部區域裏,天水圍雖然被視為「成熟的」新市鎮,但天水圍基本上就是一座「睡城」,沒有產業,成年人打工都要朝港島九龍跑,年輕人每月交通費超過1000元,實在不是一筆小的負擔。這樣的「睡城」規劃教訓要記取。

北部都會區產業發展需要藉助地域優勢,加強與深圳規劃銜接。一是用好前海、河套等國家政策優勢,孵化香港企業,構建現代服務業、創新科技中心。如施政報告提出的,聯同深圳科創園區組成深港科創合作區,希望藉此機會建成東方的「硅谷」;二是用好跨境口岸經濟區地域優勢。北部都會區覆蓋由西至東的深港口岸經濟帶,隨着深圳提出加快推進深港口岸經濟帶建設,香港需要積極對接與配合。同時要利用深圳服務及消費溢出效應,在跨境旅遊、跨境消費方面多下功夫,既保障高學歷、創科人才創業、就業,也令大量基層青年有工可做,形成一個良性的都會區經濟圈。

「建設香港北部成為宜居宜業宜遊的都會區」的類似提議最近聽到不少,作為政府的明確規劃是第一次。施政報告以「規劃未來」作為標題。但未來是多長的「未來」,有哪些階段性目標,民眾一定非常希望知道。因為這跟香港發展息息相關,跟許多人(至少是政府提出的250萬人)的獲得感、幸福感息息相關。

這是本屆政府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下一屆政府如何銜接落實或許是個問題。從過去多屆政府來看,銜接並不理想。希望在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後,這一問題能得到解決。

從國家經驗來看,每一個五年規劃都是事前有規劃,事後有「驗收」,有具體指標,有問責。民眾對進步成果看得見、摸得着,感受得到,這才是獲得感。香港需要學習。

好規劃必須經落實才能成為現實。只爭朝夕,才能避免「不進則退,慢進也是退。」

(作者為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經濟社會理事會理事)

責任編輯: 張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