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呆呆

很喜歡一句話︰真正的自由不是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而是你不想做什麼就不做什麼。

我的一位身在官場打滾了許久的師兄説他恨極了每天言不由衷的應酬,他最大的願望就是將來無論在和任何人吃飯的時候,想不喝酒就不舉杯,還有可以任性地在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牧羊,那位師兄後來戒了酒,辭了職,帶着他的牧羊犬隱居到深山裏,雖然沒有羊羣可牧,但是也過上了雞鴨成羣,有牛馬相伴,有土地可耕耘的自由自在的田園生活。然而過了不久,都市人的餐桌上忽地流行起有機食品來,遠在深山裏過得本來如閒雲野鶴般的師兄一下子又有了造福人類的念頭,想要讓大家都吃上健康食品,開始在村裏買田買地種植有機農產品。

對於「食」,本呆這個吃貨自然是感興趣的,於是也花了一些時間去了解「有機」的食品,發現同樣的蔬菜水果,只要貼上了「有機」的標籤,其品質和味道且不論,價格首先已經和普通種植的尤其是大棚產出的蔬果拉開了大大的距離,同樣的東西,「有機」是「無機」的數倍。查閲的資料中説,有機食品是指不使用化學合成物生產出來的食品,它的生產過程中亦不能有輻射、工業溶劑、化學食品添加劑等等,並且,當下的有機食品還要通過所謂的第三方認證機構從種植、加工、生產、製造、包裝等等進行評審認證達到國際標準……這一來本呆真是呆了,迷迷糊糊地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吃的到底是什麼?

到底還是吃了「有機」,一面吃一面在記憶深處搜尋。年少的大部分時間本呆都是跟隨從部隊轉業到鐵路部門的父親到處跑,父親單位的駐地多在山野裏,我亦常被父親寄養在鄉下,也親手種植過各類的農作物,那時沒有化肥,也沒有化學合成物,偏遠的鄉下更沒有輻射,土地是乾淨的,用農家肥種出來的蔬菜瓜果都是香甜的,味道只比如今的「有機」更好,大抵能算得上是「有機」中的「有機」,只是沒有經過認證。

本呆只是偶爾花點自己支付得起的銀子去吃點被重重認證過的「有機」,而要做「有機」事業的師兄卻是苦了,先要花錢去買「有機」技術,再要花錢請人去認證自己的勞動成果。勞動的過程辛苦且怪異,臉朝黃土背朝天和蛇蟲鼠蟻鬥爭是難免的,從前的「綠色食品」可以用普通的農家肥,如今的「有機」卻奇怪地要用牛角、羊角把糞便裝起來埋進地裏去發酵做肥料……如此種種,勞動的成本增加了,種出的「有機」拿去售賣時價格自然不能低,賣起來,自然要花更多的力氣和心思,哪裏還能想不做什麼就不做什麼!

吃「有機」是人類食慾新踏上的一個台階,人們把自己的身體糟蹋了之後又為養生去迷信「有機」,他們大抵是忘記了,原本乾乾淨淨的土地是人類自己用現代科技去破壞的,原本乾乾淨淨的食物是人們自己加上各種化學添加劑的。人類轉了一大圈,又變本加厲地回到了原處,而被破壞過的土地和變質了的食品,並不是用幾隻裝了糞便的牛角和羊角去「有機」就可以改變的。

我想,人類或許是不需要真正的自由的。如此,便能懂得有些事情不是我們想做就可以去做的,不去破壞,就可以給自己留下一片淨土,就可以不經過認證便能放心地吃所有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