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花嬌容。(韓鳳平攝) 作者供圖

扶 雲

唐朝詩人杜牧《贈別》詩中,有「娉娉裊裊十三餘,豆蔻梢頭二月初」名句,由此,後人稱十三四歲的少女為「豆蔻年華」。當時,他非常喜愛揚州聘婷少女張好好,但又不得不離開此地。眼望着像早春二月枝頭含苞待放豆蔻模樣的張好好,杜牧心有眷戀,依依不捨,情愫綣繾。正因愛之深,遂以豆蔻花着筆輕虛托出,花兒神祕未開,卻因言美而妙傳頌千年。

宋代陸遊《小園春思》「小軒愁入丁香結,幽徑春生豆蔻梢」,比杜牧「豆蔻梢頭二月初」的虛化形象要實一些,丁香結了淡淡清愁,豆蔻呢,則在咧嘴笑,好俏皮、好有味呀。彷彿銀鈴般的笑聲猶在耳畔,性格極其凸顯。豆蔻之年華,驚艷的豈止是外在形象,還有美好的心性。幾番光陰,幾番輕笛,豆蔻花的姿容出落得格外絕美,讓人從心底深深地傾慕。

豆蔻花苞靜靜地睡在枝頭,直到天亮。站在含苞的豆蔻花下,甚至產生一種瓷玉樣的凝脂感,那麼寧靜,又那麼天籟。我從那花尖上的那一點「紅脣」望去,就覺得她——真像少女樣羞滴滴地説着話似的,好一副欲露還休的甜美嬌容。在花前佇留,被淡忘的少年情懷又回到了心間。尤其在陽光下,那種天使般的優雅笑意被我捕捉到,含有心靈上的某些會意。

豆蔻花苞柔若凝脂,晶瑩如夢,玉石般温潤可人。綻放之時,精彩絕倫,驚為花神。蓓蕾初起,前端殷口微開,或紅或黃,或粉或黑的條紋花冠乍現,美不自禁,古代詩人之喻果然維妙維肖。尤其那抹胭脂紅染在花朵張口處,巧嘴呼朋引伴,讓簇生枝頭的眾多乳白花骨朵躍躍欲試,宛如打開少女隱祕心扉的紅色指令,徐徐旋動,美到令人窒息。花苑世界崇高、卓越而美,豆蔻花從含苞開始,亦靜亦動,不斷書寫着神祕。

黃紅相間的豆蔻樹幹,像父輩對女兒有所託付一般,豆蔻的花蕾上充滿着大大小小的牽掛。拇指大小的豆蔻果實,又像憶起了含苞時的花蕾,對大自然展現着無限嬌羞。清代高粱芳《紅豆蔻花》詩云:「結就同心蕊,因標連理名。」美麗的豆蔻花曾有痴情傳説:清乾隆嘉慶時,有位少女名叫豆蔻,不僅貌若天仙,且多才多藝,為朝中某權臣所寵,後權臣獲罪而死,豆蔻竟跳樓相隨,讓世人唏噓不已。

剛入豆蔻年華的女孩,像向日葵一樣明亮,沾染了日光的妖嬈,俏皮得淋漓盡致,活潑得無遮無攔。李清照有句「豆蔻連梢煎熟水,莫分茶。」細品,細品,怎一個香字了得!憑嗓音聽,借腳步想,正是少女的豆蔻年華時,長長黑髮綑紮着青春期的燦爛,卻如秋水般明淨。冰清玉潔的身姿體態,令人神迷的柔美腰肢,映襯裊娜的妙齡丰韻。恰如月光盈滿之夜,有令人不忍擷取的獨妙境界。

豆蔻花是少女化身之物,二月初始含苞,晚春或初夏開花,謂之花中極品,極具觀賞性。豆蔻花雖不語而俏,讓人微笑頷首或眉目欣喜。她為總狀花序,直立頂生,花軸上分佈着眾多小花,類似舒蘭花和蕙蘭。花期在陽曆4至6月,而果期在6至8月,果實殷紅扁球形,有香味。豆蔻種子有些像石榴籽,可入藥,還可做香料,氣味馨香,頗辛辣。豆蔻產於嶺南,屬薑科植物,外形有點兒像芭蕉,高丈許,葉片細長,披針形。

在75種西雙版納薑科植物中,紅豆蔻、黃薑花的花朵尤其好看。與紅豆蔻、黃薑花等開枝頭的薑科植物不同,九翅豆蔻的花很特別,是藏在地表的落葉之中,她通過根部快速繁殖,每天早晨4點左右開放。九翅豆蔻花開9朵,圍成一圈兒,花色晶瑩剔透,特別精美,每個花序能持續盛開半個月以上。早上開花之後,她能散發出一股獨特的香味,吸引蜜蜂前來拜訪。

為避免自交、增強異交,保證種子多樣遺傳,九翅豆蔻「設計」出一套特殊的繁殖方式:當蜜蜂拜訪自己時,花朵通過控制花柱捲曲方向,讓其早上和晚上分別成為昭示雌性和雄性,避免自花受精。早上,花柱向下彎曲,剛好位於昆蟲拜訪通道上,能接受傳粉;晚上,花柱向上反捲,則遠離昆蟲拜訪通道,不接受傳粉。如此一來,蜜蜂能在九翅豆蔻的不同植株上的花朵完成授粉。

豆蔻花果不僅是嫵媚的絕世尤物,且應用十分廣泛。豆蔻可作香料,或烹調飲食使用。中藥裏的「豆蔻」,味辛、性温、微澀、無毒。豆蔻分4味,即白豆蔻、草豆蔻、紅豆蔻和肉豆蔻,均具芳香之氣,一般作用於中焦,適用寒濕嘔逆、上腹脹痛、食積不消、胸悶不飢等症,具有化濕消痞、行氣温中、開胃消食的作用。《中國藥典》、《本草拾遺》、《開寶本草》、《本草經解》等醫學著作有收錄。

藥理表明,豆蔻能促進胃液分泌,增強胃腸蠕動,防止腸內食物淤積導致的異常發酵,消除胃腸內的積氣,芳香健胃,並能止嘔、暢通,是臨牀上常用的幫助消化、促進胃腸動力的中藥。《本草綱目》言「豆蔻治病,取其辛熱瀉散,能入太陰、陽明,除寒燥濕,深具開鬱化食之力。亦能助脾熱,過量則傷肺損目。」除藥用外,豆蔻還是保健食療上的上好配料。用白豆蔻3克、生薑3片、大米50克煮白豆蔻粥,適用於濕阻中焦、脘腹疼痛、納食不香、噁心欲嘔、肢體重困等症;用肉豆蔻煨肘或煮羊肉湯,和胃健脾,滋陰補氣,温陽散寒,適用於消瘦乏力、胃氣虛弱、中寒胃痛、胸脘痞悶、肢體冷痛等症。

人的身心,逗留於影影幢幢的豆蔻世界,沉思、沉迷、沉醉,再尋覓、相遇、回味,尤似一朵初如芙蓉、穗頭深紅的豆蔻花。萬古虛空,一朝風月。乍看,豆蔻花厚潤光亮;再觀,如入萬頃深林,仙氣頓出。豆蔻世界的音容笑貌,每一朵都是有氣質的,縱歷經千萬年,一旦被人讀懂,就像忽然又活了過來,與你同聲共氣,讓你欲罷不能。並非相見恨晚,而你此時恰好正在。